现在的位置: 首页行业资讯>正文
玉文化概述与现状
2014年12月17日 行业资讯 暂无评论 ⁄ 被围观 510 views+

(1)概述
八千年前辽河流域兴隆洼文化的一位先民,满怀喜悦之情将一件美玉饰品佩于自己耳际作为装饰,光耀后世的中华玉文化的源水从此一泄不绝,万古流淌。玉,从此与中华文明结下了永远的不解之缘。一直到现在,跨越了中国玉文化发的长河;在空间上天南地北,覆盖了整个中国大地;在材质、器型、工艺方面更可谓是包罗万象。
四、五千年前,当红山文化、良渚文化等部落氏族虔诚的用玉器祭祀各种神灵时,玉已超越了本身的自然属性,高翔于人类的精神王国之中。
三千年前,商周的国王用琳琅满目的佩玉来传达王室的显赫尊严,玉实际上已化为彼此等级的符号标记。
二千年前,伟大的先哲孔子向他的弟子谆谆教诲:玉之珍贵象征君子的品德。于是,玉注入了有血有肉的生命,充溢着温情与人性之美。

 

玉文化

玉文化

一千年前,面临世俗世界的汹涌洪流,玉终于款款走下了神坛,回归到了人间,在店肆坊间接受审阅,在灯下案头倾吐身世。
三百年前,清代乾隆皇帝运用其至高无上的权威将玉形象的打造推至极端,从而使玉之风光无限一时,成为古玉星空中最后的一抹绚丽晚霞。
著名玉器专家杨伯达先生认为:“万年的中国玉文化经历了神本主义的巫玉———人本主义的王玉———民本主义的民玉三大阶段。”
所谓“神本主义的巫玉”,是基于史前玉文化的衍生、发展和繁荣的导引力和钳制力量是“神”,加之最本能的以玉避邪之意识,从而逐渐形成因“巫”的需要而借助“玉”来塑造“神”。神是巫觋创造出来的,结果巫觋又仰仗神的力量统治现实社会。其实,“神”是虚幻的,但在先民的意识里“神”却是多形象的,为了使其有非常直观的形象,也就渐渐出现了巫觋的玉像、玉面像———巫觋形象见于红山、大溪、凌家滩、良渚、石家河等史前文化。如:觋祭山图、三星堆二号祭祀坑石边璋刻画、良诸文化觋骑兽事神徽、石家河文化玉觋面。
所谓“人本主义的王玉”,是中国人类社会等级划分的必然产物。这个历史时期大约是在商、周至清,亦即公元前21世纪———公元1911年。按照杨伯达先生的观点,在此阶段,王与朝廷掌握着生产、使用玉器的大权,它与神本主义的巫玉有着原则性的差别,一切玉器都是直接或间接为巩固皇权体系和满足皇帝物质文化生活而服务的,从根本上说,此时玉不是为了神而是为了王和民。三代王玉到了秦汉成为帝王玉。玉器的主要功能是用作礼器(“六瑞”)、祭器(“六器”)、仪仗品、工具、器皿、佩饰等。加工玉器的砣机用青铜或铁制砣。代表性玉器有圭、璋、戈。历朝玉器均有非常清晰明确的时代风格,这是客观的时代鉴定的依据。春秋时期“君子比德于玉”,儒家以儒学观念,诠释了玉德。孔子主张玉有十一德:仁、知、义、礼、乐、忠、信、天、地、德、道。东汉许慎又更定为五德:仁、义、智、勇、洁。
自此,对玉的审美发掘,玉器外表温和圆润以及本质却至坚至刚的属性,其与人中君子道德追求之境界相吻合。“君子无故,玉不去身”的理念的盛行,以玉比德的意识强化,佩戴玉饰的等级也就成了划分贵族身份与教养的标记,最终形成了以玉玺代表国家和王权之象征。
所谓“民本主义的民玉”,其历史时期是滥觞于宋代,盛行于清代。这是玉器由显示贵族身份转向商业化运作的历史转变。玉文化的商业化,昭示着民生物质需要和精神需要的开始,那么,玉文化的内容也将随之变化,其形态和工艺趋向实用、生动、华丽。但是,有于市场的等级需要,玉文化亦即玉器的制作依旧保持着仿古器和时作器两大类。从现存的实物来看,还是以仿古器具有高品味的艺术价值,如:北宋青玉镂空折枝花佩、南宋青玉素碗、南宋青玉兽面纹卣、南宋白玉兔镇纸、元玉绦环、元玉鱼形饰、明中期白玉观音插扦、明中期白鱼玉佩、明青玉竹节式执壶、清和田青玉白菜花插、清和田青玉船等。
中国玉器有十分悠久的历史和独特的艺术风格,自古至今,始终为人们所珍视。中国玉器的产生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截止到目前,在全国范围内已经发现新石器时代的遗址6000余处,其中相当多处都有古玉器产出,例如红山文化,仰韶文化,青莲岗文化,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大溪文化,河姆渡文化,马家浜文化,良渚文化,石峡文化,松泽文化等,距今都已有6000-7000多年的历史。
人类对玉的认识是同工具的制造和使用相联系的。早在石器时代,中华民族的祖先就开始打造和磨制石器作为生产工具,偶尔也有作为他用的玉器,但当时的状况就是“玉石不分”。由于玉是石中美者,本身又坚硬温润,色泽美观,经久耐用,逐渐演化,玉器就成为具有装饰意义和供某种特殊用途之物。
最初的玉器非常简单,只是在小玉块上钻一个孔作为垂饰,或磨制成生产工具、实用器具或制作武器。到了新石器时代晚期,玉器就开始出现雕刻花纹图案,或磨得光滑美观,器形也较大程度上复杂了。如浙江河姆渡和中原仰韶文化遗址出土的玉器多为小型装饰品,到红山文化时期出现了动物形玉雕,大汶口文化出现了半实用、半仪仗用的玉铲等,龙山文化和良渚文化出现了玉璧,玉琮,玉瑷,玉璜等实用礼器和祭祀玉器,玉器的制作扩展到了许多重要领域。
玉,伴随着中华文明发展的进程,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扮演着中华文化独有的角色。
玉,起源之久以及和中华民族的历史、政治、文化、艺术等的产生和发展的密切相关。玉的发现和利用,在我国古文化的方方面面都占有十分突出的地位。它源源流长,曾影响了中华民族世世代代人民的观念和习俗,影响了历史上各朝各代的典章制度,影响了相当一批文化、历史、政治等著作,产生了丰富的与玉相关的思想和文化,这一切物质的、精神的东西,构成了中国独有的、光照世界的文化分支-玉文化。
(2)现状
可惜的是,由于历史的原因,我们目前尚未对具有深远意义的中国玉文化的内容予以认真总结、归纳、提高和发扬光大。论述玉文化的专著还相当缺乏。
随着我国改革开放逐步走向深入,商品经济迅猛发展,对外贸易不断扩大,玉器生产的规模和意义已大大超过了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品种、题材、工艺等也有很多创新。但就玉的理论探讨与玉文化研究而言,许多方面尚是空白,这种状况不但阻碍了传统玉文化的发展,而且对于玉石行业的发展也起着极大的阻碍作用,玉石行业对国家发展的贡献没有能够得到充分的体现。
从历史上看,“三礼”中有不少有关玉文化的内涵。后来历代王朝组织文人编写的巨型类书,如唐代的《艺文类聚》,宋代的《太平御览》,清代的《渊鉴类涵》等等,其中虽然专列了“宝玉”的篇目或编辑了宝玉的内容,但这些书多属资料的堆积,且雷同。当然历史上也有过许多关于古玉的专门著作,如宋代吕大临的《考古图》,元代朱德涌的《古玉图》,清代瞿中溶的《古玉图录》,吴大徵的《古玉图考》,但也是主要以描写形制为主,玉文化方面的涉猎也甚少。
近代许多专家也出版了不少关于玉的书籍,如章鸿钊的《石雅》,那志良的《古玉鉴裁》,张寿山的《中国历代玉器鉴赏》等等。或话经证史,或查考古制,或采集民俗乡风,或探求玉料的科学属性,但都不是以论述玉文化为其主要内容。
当代扬州姚士奇所著的《玉宝和中国玉文化》,桑行之编《说玉》对玉文化专门展开论述,但也尚未得到世人的广泛重视。
因此,造成了世人琢玉、佩玉和赏玉往往只欣赏它们的工艺价值,而不追求它的文化内涵的严重不良局面。形势是严峻的,我们非常有必要对中国这一特有的文化加以重视,不然就会有被遗忘或被歪曲的危险。
玉与中国人已经融为一体,成为中华民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2008年,北京奥运会奖牌金镶玉的设计是奥运会一百多年历史上真正意义的创造性革新,中华玉文化的深厚积淀在其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因此我们有必要向整个社会介绍中国玉文化发展史,普及玉器知识,使人们真正的爱玉、懂玉,怀着一颗对华夏先祖的感恩和崇敬之心,抱着对后世子孙负责任的态度来面对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
目前从国际文化艺术交流的角度出发,世界各国的宝石方面的专家学者对中国的玉文化十分关注,世界人民对这一特有的玉文化也极其向往,但我们却无专门的著作向全世界介绍这门独特的玉文化,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着力于宝玉石的鉴定和使用的宝玉石学诞生玉西方,经近一百年的发展已相当成熟,但现代宝石学不象中国玉石那样有那么多的故事和传说流传于世,有那么深遂的文化内涵。无论从中国还是从世界宝石学的振兴和进一步发展来看,都有可能从“玉文化”的发掘中找到新的途径。
作为这次讲座的讲义,我并不能全面地对中国玉文化展开论述,但有必要提出这个问题,并将其重要性介绍给有志于发扬光大中国玉文化的仁人智士,只要我们有一代一代的人能对这一重要问题引起重视,并投入于研究和探索中,曾经传承了中国数千年的玉文化就一定会再度辉煌,乃至光耀世界。

赌石教程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跳至工具栏
×
腾讯微博